•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錢載

    清代詩人

    錢載(1708—1793),字坤一,號萚石,又號匏尊,晚號萬松居士、百幅老人,秀水(今浙江嘉興)人,清朝官吏、詩人、書家。乾隆十七年進士,改庶吉士,散館授編修,后授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上書房行走,《四庫全書》總纂,山東學政。官至二品,而家道清貧,晚年賣畫為生。

    工詩文精畫,善水墨,尤工蘭竹,著有《石齋詩文集》。為乾嘉年間“秀水派”的代表詩人。

    錢載古籍名句
    主要成就
    [挑錯/完善]

    雍正十年,副榜貢生,舉博學鴻詞、舉經學,就試皆未入選。乾隆十七年,成進士,改庶吉士,授編修。七遷內閣學士,直上書房。四十一年,督山東學政。四十五年,命祭告陜西、四川岳瀆

    及帝王陵寢。尋擢禮部侍郎,充江南鄉試考官,舉顧問為第一,四書文純用排偶,上以乖文體,命議處。呂氏春秋堯葬谷林,史記不書其地。乾隆元年,以山東巡撫岳濬奏,自東平改祀濮州。

    四十一年,大理寺卿尹嘉銓疏言當在平陽,下部議駁。載督學山東,謁濮州堯陵,自四川還道平陽,得堯陵州東北;及江南典試歸,又至東平求舊時所祭堯陵,參互考訂,以為在平陽者是。史記湯、武皆未著葬地,蓋都於是葬於是則不書,堯亦其例。因疏請釐定。下大學士、九卿議駁,載奏辨;復議,仍寢不行。上諭曰:“經生論古,反覆辨證,原所不禁。但既陳之奏牘,并經廷臣集議,即不當再執成見。載斥呂不韋門下客浮說,不韋即不足取,亦尚不可以人廢言。況其門下客所著書,所謂‘懸之國門,不易一字’,豈能謂不足為據?其時去古未遠,或尚有所承述。乃欲在數千年后虛揣翻駁,有是理乎?載本晚達,且其事只是考古,是以不加深問。若遇朝廷政治,亦似此嘵嘵不已,朕必重治其罪。”命傳旨申飭。載疏累數千言,語有未明,復為自注,時謂非章奏體,上亦未深詰也。四十八年,休致。五十八年,卒,年八十有五。

    金德瑛論詩宗黃庭堅,謂當辭必己出,不主故常。載初與訂交,晚登第,乃為門下門生;詩亦宗庭堅,險入橫出,嶄然成一家。同縣王又曾、萬光泰輩相與唱酬,號秀水派。載又為陳群族孫,從陳群母陳受法,蒼秀高勁,亦如其詩。

    人物生平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designbydigitalink.com]

    家族淵流

    錢載本姓何,先祖為貴四何府君,居海鹽之甘泉鄉,明洪武十四年(1381)以養馬不報遷戍,其子何裕交付一錢府君撫養,遂改姓錢,后遷秀水。

    錢嘉征為錢載高祖,錢嘉征曾抗擊魏黨,此事錢載有記:“崇禎初,先公侍御以諸生伏闕劾魏黨,疏云:‘讀圣賢書,傳家惟忠孝二字。’”錢嘉征后選授松溪知縣,旋擢山東道監察御史。其清廉奉法,不畏權勢,恪守忠孝的品行對錢載有很大影響。到錢載父輩,家道漸落。錢載父為錢炌。錢載在《誥贈通奉大夫提督山東學政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國子監生錢府君神道碑銘》對其父有所描寫:“府君之久客京師也,不能以有所合于時,歸而復應庚子(1720)省試,乃決意仕進,以安其貧。所居回溪草堂,秋雨塌老屋數間,欣然曰:‘隙地數弓可以種吾菊。’平生心慈口直,面折人過而其人事后相見極歡。早起常遍于同居諸從之廚,還曰‘舉炊矣’。而府君之有無,一以待于我母夫人。草堂破書數柜,教其子以瀟灑不群,倜儻有遠志。嘗曰:‘不事家人生產,學者以治生為急,是二說者,宜何從?吾蓋不得而兼之矣。’”

    求學生涯

    康熙五十二年

    (1713),錢載始至曾叔祖錢綸光家,拜見錢綸光妻陳書,“始見太夫人”,陳書“畫尤工,山水、人物、花草皆清迥高秀,力追古作者”。陳書的畫藝給錢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雍正七年(1729)錢載參加鄉試落榜后,始臨摹陳書畫,并自出新意,取得了較高的成就?!懂T缽羅室書畫過目考》云:“(錢載)工花木蘭竹,得南樓老人(指陳書)傳,以水墨名家著……余藏有墨筆玉蘭大幀,簡淡古雅,不假雕飾。”指出錢載畫法源于陳書,具有“簡淡古雅、不假雕飾”的特點。陳書尤重錢載,曾命載授其孫錢汝鼎、錢汝誠書。

    錢載七歲時,從舅朱修永送其至章家學塾讀書,次年轉至彭家學塾,塾師為曹檟。曹檟通五經,主理學。錢載在曹檟的教育下,很早就接觸了理學??滴跷迨吣?1718),載父錢炌自京師歸,親授載學業。錢炌深受陸奎勛、朱彝尊的影響:“大夫學舉業于陸堂陸先生,講經學于竹垞朱先生。”在錢炌言傳身教下,陸奎勛、朱彝尊思想對錢載有所影響。錢炌還經常提及范仲淹置義田以贍族人之事:“康熙戊戌(1718)大夫歸自京師,油燈夜坐,始聞與先夫人愿仿文正范公義田贍族,自后常常言之。”錢載此后亦認識到了添置義田的作用:“前此輪直,既歲收,所入三股均分。歲兇則有米者讓無米者。后此其仍擇賢,兩歲一更。先納國租,后分家米。歲豐,即人多難足,亦米少,必均矣。”設義田可“納國租”,亦可助無米者,可謂益國益家。雍正五年(1727)錢載拜師桑調元。桑調元主理學的思想對錢載有較大的影響。

    雍正三年(1725),錢載與朱沛然、陳向中、祝維誥、王又曾定交。其經常集會,曾合五家詩鈔為一集曰《南郭新詩》。錢載還與汪孟鋗、汪仲鈖兄弟、萬光泰、朱休度、諸錦、金德瑛等交往,談詩治學,形成詩歌創作上有共同創作傾向的流派——“秀水派”。

    仕宦生涯

    雍正十年(1732),錢載娶同郡安橋張氏為妻。三年后,浙江總督程元章保舉錢載參加來年博學鴻詞科,次年錢載北上京師應試,不中。載為一介書生,無營生能力,家境日窘,為減輕家庭負擔,載曾至德清授課。家庭重擔全落在其母朱夫人身上,因勞累成疾,朱夫人卒于乾隆六年(1741),六年后,父喪。父喪百日,載入京師拜見從叔祖錢陳群,陳群為錢綸光子。不久隨陳群南下至南昌,

    始識蔣士銓,從此結下深厚友情。乾隆十四年(1749),載同蔣溥隨駕出塞,歸后介福、嵇璜薦載以經學補教習。次年,載考取八旗教習。

    乾隆十七年(1752)三月,載中順天鄉試。八月參加會試,庭對中二甲第一名,改庶吉士,年四十五,實屬不易。對此,錢陳群在《喜聞從孫載南宮捷音即次誠兒韻》有言:“琢成楮葉廿年遲,著論韓公伸紙時(自注:今年欽命題即廿年前載中副車題也,與退之《不二過論》題相類)朵殿爭看和氏璧,瓊筵笑插菊花枝。云邊獨鳥終先到,澗底寒松受晚知。華國文章從此大,二廳風月屬經師。”對錢載中進士前的境況和錢載的才能做了肯定??偟膩碚f,錢載的仕途生涯是比較順利的。乾隆對其比較優渥。錢載曾多次充鄉試、會試考官,曾奉命祭告陜西、四川岳瀆及歷代帝王陵。官至禮部侍郎。乾隆四十八年(1783),以原品休致。

    但是,錢載仕途生涯也時有波折。最著名的一次是在乾隆四十五年(1780),錢載祭告陜西、四川岳瀆及歷代帝王陵歸來后,奏考堯陵應在平陽,不應在濮州。此論一出,引起軒然大波。“經大學士、九卿議駁” 后,錢載依舊堅持上奏,其在《再陳堯陵摺》中言:“切臣遵旨次第查考堯陵,考得平陽之堯陵屬實,濮州之堯陵屬虛。敬謹具摺覆奏。奉旨:大學士、九卿會同該部議奏,欽此。禮部主稿議駁,覆奏奉旨依議,欽此。臣自應默息,何敢復陳。但臣原奏只辨堯陵之有無,并未嘗敢一字涉及改祀之處,然即此一事之議,禮教攸關。臣敬謹再奏……”

    但錢載的奏折再一次遭到嚴斥:“錢載本系晚達,且其事只是考古,是以不加深究。”并給出了大量理由駁斥錢載之說。錢載本意只是“辨堯陵之有無,并未嘗敢一字涉及改祀之處”,正如乾隆所斥那樣,“其事只是考古”,那乾隆何以如此大動干戈?因為“乾隆元年,以山東巡撫岳濬奏,自東平改祀濮州”,如果依錢載言,那么說明以前乾隆所祭堯陵為誤,因此錢載此說被斥難免。此為其一;其二,乾隆從維護統治出發,對于因此事可能引發的危機作了詳細考慮:“若遇朝廷政治,亦似此嘵嘵不已,朕必重治其罪。即如明季諸臣,每因遇事紛呶,盈庭聚訟,假公濟私,始則各成門戶,繼且分樹黨援,以致無益于國政,而國事日非,不可不引為炯戒!”

    清苦晚年

    乾隆四十八年(1783),錢載以原品休致。歸田后,錢載生活漸貧,以賣畫為生,袁枚在《隨園詩話補遺》中有記:“丙辰(1736)召試者二百余人,今五十五年矣,存者惟錢萚石閣學,與余兩人耳。庚戌(1790)五月,相訪嘉禾,則已中風,半身不遂;年八十有三,猶能醰醰清談。家徒壁立,賣畫為生,官至二品,屢掌文衡,而清貧如此:真古人哉!”但錢載不以貧為然,寄興山水之間,自得其樂。祭祖立義田,以贍族人。乾隆五十八年(1793),卒于鄉,年八十六。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錢載簡介-錢載的詩詞名句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2 www.designbydigitalin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护士做次爱20p,911亚洲精品国内自产,人禽杂交18禁网站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