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小五義·第七十五回 丟差使太爺心急燥 比衙役解開就里情

    作者:石玉昆 全集:小五義 來源:網絡 [挑錯/完善]

    丟差使太爺心急燥 比衙役解開就里情

    詩曰:

    身居縣令非等閑,即是民間父母官。

    一點忠心扶社稷,全憑烈膽報君前。

    污吏聞名心驚怕,惡霸聽說膽戰寒。

    如今斷明奇巧案,留下芳名萬古傳。

    且說太爺升夜堂審問,指望要他的清供,誰知曉打房上躥下一個賊來,手中拿定一宗物件,使一個細長冷布的口袋,把白灰潑成礦子灰細面,用細羅過成極細的灰面子,裝在冷布口袋里,用時一抖,專能迷失人的二目。江 樊瞧著他進來,就要拉刀,被他一抖口袋,二目難睜,還要護庇老爺,焉得能夠。先把自己雙睛一按,凈等著眼淚把礦子灰沖出,這才能夠睜開眼睛;再瞅,連老爺也是雙袖遮著臉面,不能睜眼,也是眼淚沖出礦子灰,這才把袖子撤下。大家睜眼一看,當堂的差使,大概是被賊人盜去了。江 樊暗暗的叫苦。太爺吩咐叫掌燈火拿賊。大眾點了燈籠火把,江 樊拉出利刃,一同的捉賊,叫人保護著太爺入書齋去。

    江 樊帶領大眾,前前后后尋找一遍,并無蹤跡。復又至書齋面見老爺。鄧 九如把大眾叫將進去,問眾人可曾看見賊的模樣。大家一口同音說:“小的們被他的白灰迷失了二目,俱都未能看見?!眱戎杏幸粋€眼尖的說:“小的可不敢妄說,微須看出一點情形來?!苯?樊說:“你既然看出一點情形來,只管說來,大家參悟?!蹦侨苏f:“這個賊不是禿子,定是個和尚?!碧珷攩枺骸霸趺匆姷??”那人說:“小的在二堂的外頭,賊一下房,我往后一閃,他先把那些人眼睛一迷,我正待要跑,他又一抖手,小的眼就迷了??匆娝髦洶?,鬢間不見頭發,想來不是禿子,就是個和尚。別人鬢邊必要看出頭發來,此人沒有,小的就疑惑他不是個禿子,就是和尚?!苯?樊說:“不錯,你這句話把我也提醒了,我也看著也有那么一點意思?!敝h就賞了一天的限期,教他們拿賊——拿禿子、和尚。

    到第二天出去,連禿子帶和尚,把那素常不法的就拿了不少。升堂審訊,俱都不是,把那些個人俱都放了。又賞了一天的限,讓他們拿賊,仍然是無影無形。整整的就是數十天的光景,一點影色皆無。那些差人比較的實系也是太苦,索性不出去訪拿去了。每天上堂一比。這天打完了那個班頭,將往堂下一走,一蹶一顛的還沒下堂哪,就有他們一個伙伴說:“老爺一點寬恩的地方沒有,明天仍然還是得照樣?!蹦莻€受比的班頭就說:“九天廟的和尚,那是自然?!编?太爺又把他叫回去問他:“你方才走到堂口,說什么來著?”就把那個班頭嚇了膽裂魂飛,戰戰兢兢說:“小的沒敢說些什么?!贝鬆斦f:“我不是責備于你。你把方才說的話,照樣學說上來?!蹦敲囝^說:“乃是外面的一句匪言,不敢在老爺跟前回稟?!碧珷斦f:“我讓你說的,與你無干?!卑囝^復又說:“這是外面一句歇后語,說了前頭的一句,后半句人就知道了,故此謂之歇后語。小的說的是九天廟的和尚,他們就知道是自然。緣故是離咱們這石門縣西門十里路,有個廟叫九天廟,里頭的方丈叫自然和尚,很闊,是個外面結交 官府,認的許多紳衿富戶;窮苦難窄的,他也是一體相待,有求必應。故此高矮不等的人,皆都認識于他。就是前任的太爺,與他還有來往哪?!编?太爺聽了這句話,沉吟半晌,叫他下去,從此也不往下比較班頭了。吩咐掩門,一抖袍袖退堂。

    歸后書齋內,小廝獻上茶來。江 樊總不離鄧 太爺的左右。鄧 九如又把江 大哥叫來,說:“那個鬼所說的那四句,明顯著情理,暗中還有點事情,我方才明白了。橫著要念哪,就是‘自然害死’。方才那個班頭說,九天廟和尚叫自然,此事難辨真假,咱換上便服去,到九天廟見了和尚,察言觀色,就可以看出他的虛實?!苯?樊說:“老爺,使不得。老爺萬金之軀,倘若被他人看出破綻,那還了得。不然,我一人前去,查看查看他的虛實,回來再作道理?!编?九如不聽,一定要去,兩個人前往。江 樊也不敢往下攔阻,只可就換了便服,太爺扮作個文生秀士的模樣。叫人開了后門。

    二人行路,出了城門,撲奔正西,逢人打聽九天廟的道路。原來是必由之路。直到九天廟前,只見當中硃紅廟門,兩邊兩個角門,盡都關閉。讓江 樊到西邊角門扣打,少刻有兩個小和尚開了角門,往外一看,問道:“你們二位有什么事情,扣打廟門?”鄧 九如說:“我們是還愿來了?!毙『蜕姓f:“什么愿?”鄧 九如說:“我奉母命,前來還愿燒香?!蹦莻€小和尚問這小和尚說:“奉母命前來還愿,母親許的是什么愿?”那個小和尚答言說:“哎喲!是的,老太太許的是吃雷齋,這方才上雷神廟還愿?!闭f畢,兩個小和尚哈哈一笑。鄧 九如也覺著臉上發赤。本來這是九天應元普化天尊雷神廟,那有母親許這個愿心的。也就憨著臉往里就走,叫和尚帶路,佛殿燒香。見那個小和尚一壁里關門,一壁里往后就跑。太爺帶著江 樊到了佛殿,小和尚開了隔扇,把香劃開。江 樊給點著,太爺燒香。小和尚打磬。太爺跪倒身軀,暗暗祝告神佛,暗助一臂之力,辦明此案,每逢朔望日,廟中拈香。燒香已畢,在殿中看了看神像,出了佛殿,直奔客堂。

    正走著,就聽見西北上有婦女猜拳行令、猜三叫五的聲音。鄧 九如就瞅了江 樊一眼,江 樊就暗暗會意。來到了客堂,小和尚獻茶。江 樊出去,意欲要奔正北。由北邊來了一個小和尚,慌謊張張把江 爺攔住,說:“你別往后去,我們這里比不得別的廟,有許多的官府中的官太太、小姐;倘若走錯了院子,一時撞上人家,我們師傅也不答應我們,人家也不答應你?!苯?樊說:“走,我管什么官府太太不官府太太呢。他若怕見人,上他們家里充官太太去。廟宇是爺們游玩的所在,不應使婦女們在廟中?!币欢ㄒ笕?。那個小和尚那肯讓他往后去。

    兩個正在口角互相分爭之間,有一個胖大的和尚,有三十多歲,問道:“什么事情?”那個小和尚就把江 樊要往后去的話說了一遍。那個僧人就說:“你怎么發橫,你別是有點勢力罷,你姓什么?”江 樊說:“你管我姓什么!”那個僧人說:“拿著你這個堂堂的漢子,連名姓都不敢說出?!蹦莻€和尚說:“你就是不說,光景我也看出個八九,你必是在縣衙里當差的?!苯?樊一聽,就知道事要不好,無奈就先忍了這口氣,此時要讓他們識破機關,老爺有險,那還了得?自己說:“似乎你這出家人說話,可也就太強暴了,誰與你一般見識?我就是不往后去,也不大要緊。我還要看看我們朋友,大概也要走啦?!蹦莻€和尚一笑,說:“走?大概夠走的了罷!”江 樊一聽,更覺著不得勁了,急忙得回來,奔了客堂,與鄧 九如使了一個眼色,鄧 九如就明白八九的光景。

    正要打算起身,就聽外邊如巨雷一般,念了一聲“阿彌陀佛”,忽然間打外邊進來了一個和尚,身量威武,高大魁巍,面如噴血,合掌當胸,說:“阿彌陀佛!原來縣太爺到此,小僧未能遠迎,望乞恕罪?!编?九如說:“師傅是錯認人了,那里來的太爺?”和尚微微的一笑,說:“實不相瞞,那日晚間盜出我那個朋友來,就是小僧。我就知道太爺早晚必要前來尋找小僧,小僧久候多時了?!碧珷攲⒁郾?,僧人一陣狂笑,說:“我不去找你,你自來找我,分明是‘天堂有路你不去,地府無門闖進來’?!狈愿酪宦暎骸白笥医壛?!”打外面來了許多小和尚,圍裹上來,不容分說,過來就揪大爺。江 樊一瞧地方窄狹,先就躥在院內落叢中,把刀亮將出來。早有人給和尚拿了一條齊眉棍,就與江 樊動起手來。要問勝負輸贏,且聽下回分解。

    關鍵詞:小五義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小五義·第七十五回 丟差使太爺心急燥 比衙役解開就里情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2 www.designbydigitalin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护士做次爱20p,911亚洲精品国内自产,人禽杂交18禁网站在线视频